乱症

这里乱症,更新不定时,常年冷门体质,具体其他看置顶

【恶狼游戏】【伦レイト】总有一天我的爱人会染着七彩头发来娶我(一)

主播梗,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太大联系

森伦太郎主播x青凪レイト粉丝头头

ooc预警

给北极圈产粮,估计会常驻,粮质量较差望不嫌弃



“大家,早上好呀♪~”

【伦伦早上好呀!】

【伦伦早鸭!】

【伦太郎今天直播格外的早呢。】

“因为听说西街新开了一家包子店,里面的包子特别好吃,所以要和洸君和雪成君一起去吃呢♪~”伦太郎把发带带上,理理头发,说道“洸君和雪成君还在洗漱,所以我们要等等他们噢。”

【青凪:伦太郎早安。】

【哦豁,今天青凪君也出现在了伦伦的直播间呢。】

【青凪早鸭。】

【可恶,还以为青凪不在我能霸占一会伦伦直播间的榜首呢,估计又要被刷下去了,好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大佬不哭。】

“啊啦~青凪君早上好,我还以为你赶不上这次直播了呢,毕竟按照你的作息,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呢~”伦太郎嘴角上扬,一边把自己的曲别针耳饰带上,一边看着弹幕。

【青凪:偶然间醒来就看见伦太郎的直播了,可能是上天不想让我错过你吧。】

【yoooooooo——】

【青凪是在撩伦伦吗哈哈哈哈。】

【过于可爱,举报了。】

【只有我在意为什么伦伦会知道青凪的作息吗?这口狗粮我先干为敬。】

【楼上一说我才明白了什么哎嘿嘿嘿。】

伦太郎伸手不自在的挠挠脸“看来今天青凪君吃糖了呢♪。”

【翻译:嘴真甜】

【啧啧啧,青凪君的嘴甜不甜要伦伦尝过才知道哟。】

レイト睁大了眼睛看着屏幕上五颜六色的弹幕,现在他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红透了,连他们都看出来我是在撩伦太郎了,那伦太郎一定也能看出来的吧?

搂紧了怀中的羊玩偶,期待着伦太郎的反应。

“就算青凪君可爱你们也不能这么开他玩笑啊,吓跑了怎么办,你们上哪赔我一个小可爱哦?”

伦,伦太郎夸他可爱……

“哎?你们在聊什么呢?”男人走过来,顺手把胳膊搭在伦太郎肩上。

【雪成小天使!】

【雪成小天使今天也很可爱!】

“你和洸君都收拾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有意无意的把上个话题略过去,伦太郎拉着雪成一起走出房间,洸正站在外面等他们两个。

【洸君没穿拖鞋差评。】

【拖鞋的你站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レイト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真羡慕啊,他也想和伦太郎那么亲密,但是现实中伦太郎估计连他是谁都认不出来。

这辈子也就只能默默无闻的当伦太郎的粉丝,和伦太郎没有其他交集了吧。

……?

等等,伦太郎他们要去的地方为什么那么眼熟?

レイト睁大了眼睛看着直播传回来的画面,这个地方,好像是他家附近?

伦太郎直播画面偶尔扫到的一个商店,更是让他确定了这种想法。

也就是说现在伦太郎就在他家附近?

想清楚这点的レイト抓起口罩带上,随手把钥匙放进口袋里,急忙把鞋子穿好就跑出了门,看着手机往伦太郎所在的方向过去。

伦太郎和雪成他们说笑着在包子店排队,突然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经意的扭头看去,发现是个带着口罩的男孩子。

是粉丝吗?

虽然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伦太郎也没有多在意,继续和雪成和洸聊着天。

不过……刚才那个男生的眼睛真好看,像是有小星星一样呢♪~

是摄黄车,看清楚,摄黄摄黄摄黄,约瑟夫攻黄衣之主受

链接走评论,文笔差爱看不看

约瑟夫:哈斯塔你好漂亮啊,不如……

奈布金皮是柴郡猫,裘克以后的金皮该不会是红桃皇后吧我的妈,我瞎猜的,别让我奶中

【第五人格】【一刀斩x大心脏】【一】

一刀斩攻x大心脏受

我是谁,我是魔鬼,一定要把这些邪教cp安利给你们。

只有我吃,难过,怒割腿肉

他是一刀斩,还有一个名字叫挽留。

他并不是第一个担任这个天赋的灵,而是一个新人,上一个前辈退休了,就由他来担当这个天赋。

前辈退休前告诉他一定要小心求生者方的两个天赋,分别是搏命和大心脏。

要小心搏命他还能理解,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小心大心脏。

不就是会一血吗,可是大门开启后他的天赋也会除非,照样能把回血了的求生者打倒。

他觉得并不需要小心大心脏。

今天就是他第一次上任的时候,他跟着的监管者是小丑裘克,对面的求生者分别是空军,慈善家,机械师,佣兵四人。

和他一起的前辈是张狂前辈。

随着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求生者和监管者被传送进场地。

是圣心医院。

“你就是新来的一刀斩?加油,好好干。”开局后,张狂尽职尽责的为裘克增加着存在感。

“谢谢前辈。”一刀斩礼貌的鞠了一躬。

“不过你要小心大心脏哦,他是求生者那边最受欢迎的天赋,上场率比搏命要搞多了,这局一定会有人带。”张狂对着一刀斩说道。

裘克已经找到一个推进器了,组装到火箭上上后直接拉锯去找求生者。

“为什么要小心大心脏啊?”上一任一刀斩和张狂前辈怎么都让他小心大心脏?明明并不是很厉害的天赋。

“等你见到他天赋启动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他和搏命一样,都是一个能极限翻盘的天赋。”张狂并不打算在现在过多的提醒他,他现在就是没把大心脏看在眼里,年轻人啊,总要经历一些挫折才会有经验嘛。

裘克第一个遇见的求生者是在小木屋里修机的佣兵奈布,见到他裘克并不打算浪费自己的无限据,直接拉走了。

佣兵是出了名的皮皇,又有铁屁股,并不好追。

随后遇见的是在废墟里修机的机械师特蕾西,见到裘克过来的时候直接翻窗借着加速迅速转到废墟里的一个双板区。

并且放下了板子挡住了裘克的无限据,不够这一局也直接把这个板子据掉了。

“喏,那一对双胞胎就是翻窗加速和翻板加速。”张狂指了指飘在机械师身旁的灵。

翻窗加速和翻板加速看见他们友好的挥挥手打了个招呼,他们身上一条线连在机械师身上,还有一条线伸延出去,还有一个求生者带了这两个天赋。

一刀斩的目光不自觉被另一个灵吸引过去,那是个很漂亮的灵,身材修长,柔软的发丝搭在耳边,神色温柔。

“张狂前辈,那个灵是哪个天赋?”

“他啊,就是我让你小心的天赋,大心脏。”张狂看过去,告诉他道。

大心脏身上共有四根线,一条连着机械师,另外三条择连在其他求生者身上。

居然四个求生者全带了吗,出场率真高啊。一刀斩心里暗道。

“既然翻窗翻板他们只有两个人带了,除了机械师就应该只有慈善家带了,佣兵和空军带的是搏命。”张狂推测到。

“前辈没有看到,也能直接推测求生者带了什么天赋吗?”

“嗯,只要你参与的对战多了,你也能推测出来。”

机械师因为羸弱的原因翻窗翻板的速度很慢,被裘克套路到了之后直接被交互斩打倒在地。

不过此时慈善家和空军手里的机子都亮起,佣兵因为战争后遗症,所以还要一些时间。

被抓一个人对求生者不算太恶劣,也不算太好。

空军赶过来的时候小丑在举着锯子守尸,空军摸上椅子上的荆棘又迅速撒手,希望可以骗到一刀。

裘克看准时机把火箭砸了下去可还是空军撒手更快一点,只把空军打到残血,并没有打出恐惧震慑。

空军趁机把机械师救了下来,并且利用搏命给机械师抗了一刀,等着裘克擦刀时间结束就开了信号枪,争取给机械师更多的逃离时间。

随后空军赶紧离开,搏命紧可以撑二十秒,她的去找队友,帮搏命时间过了就会倒地的她治疗。

一刀斩倒是看着跟着空军一通飘走的一个灵对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那是搏命,一不用理他,他就是爱开玩笑,不过空军的搏命用掉了,那就只剩佣兵还有搏命了。”张狂看着搏命身上的两根线,他倒是推测对了。

“嗯。”

裘克并没有管空军,继续拉锯去追机械师,羸弱到底是太伤了,就算有很多经验也会失手,机械师再次被打倒在地。

佣兵手中的机子亮起,往空军到底的方向过去去治疗她。

慈善家此时还在二楼修机。

空军看着机械师被抓的标志,无奈的叹口气,她刚才赶过去的时候计时器已经过半了,她没法再救一次了。

被赶过来的佣兵治疗起来,帮残血的她治疗到一半的时候心跳就剧烈的想起,是裘克过来了。

无奈只能放弃治疗,起来逃命。

裘克无视了一旁的佣兵,但佣兵还是紧跟着她在裘克拉锯的时候用护腕冲刺过去给她挡下了致命的一据。

如果那一据打到她了,她就该倒地了。

此时,密码机剩余两台,空军和佣兵都是残血。

佣兵离开这里去修机了,慈善家在二楼修机,空军还在努力牵制裘克。

二楼的机子被慈善家修开,佣兵报了个快捷消息让慈善家过来一起修机,并没有让慈善家治疗他,毕竟他有治疗减速,不能浪费空军牵制的宝贵时间。

就在机子快开了的时候空军被打倒在地,慈善家皱了下眉,对佣兵说道“奈布你来压机,我去救人。”

“好。”

“你们求生者要输了。”一刀斩对着大心脏说道。

“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大心脏轻笑一声。

“难道你觉得还能挽回吗,你可就只能会一血。”就算大心脏被激发能回血,可是他一刀斩也会激发,照样能打倒求生者,裘克还有个传送没用,他还能带走一个,这不是求生者必输吗。

“嗯哼,你说得对。”可是,他被众多皮皇求生者携带的原因可不止是因为他能回血。

而是……

慈善家过来抗一刀救下空军,慈善家跟在空军身后抗了一刀倒地,佣兵趁裘克有个擦刀时间直接把压好的机子开了,空军回复到满血,倒地的慈善家也迅速爬起来。

两人跑的飞快,裘克擦刀结束想打他们都直接空刀。

大心脏轻笑一下,他被皮皇携带的主要原因,可是因为他还有个加速呢~

佣兵过去开大门,空军往小门赶去,慈善家拖了一会被一刀斩打倒上椅。

空军此时就开不动大门了,身边红光一闪,裘克传送过来了,空军转身就跑,跑到了慈善家的椅子前面去极限救下了慈善家,然后被拉锯追来的裘克打倒。

慈善家明白空军的意思,直接翻板加速往佣兵所在的大门而去。

裘克先是把空军挂上在去追慈善家。

佣兵在大门等着准备为过来的队友抗刀,看见慈善家他就出门去了,但是还是没有裘克拉锯的速度快,慈善家倒地。

佣兵迅速往回撤避免两个人都倒在这里。

裘克就近把慈善家挂在了靠近门口的椅子,佣兵倒是眼前一亮,这个距离,还能救。

大心脏拍拍搏命的肩膀“该你上了,兄弟。”

“明白!”

佣兵更新后有一个小搏命,他是能抗住一刀斩的,所以佣兵直接过去抗下裘克的到然后救下慈善家触发搏命状态两人一起往门里跑。

平局。

“居然……平了?”一刀斩眨眨眼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安啦,和你说过大心脏和一刀斩都是能极限翻盘的嘛,平了很正常。”

一刀斩这才意识到一点大心脏的厉害“……是吗。”

“那……我和大心脏比起来,谁更厉害一点?”一刀斩看向张狂。

“这个你要去找大心脏自己比啦,我不好说。”

“嗯……我要是下一局再遇见大心脏,我一定要和他比一下!”

“祝你好运。”

【凹凸世界】【嘉金】【点文】虎兔

睡醒了的金心满意足的从嘉德罗斯肚皮底下钻出来,舔舔小爪子梳理着睡觉压乱的毛。

感觉到自己肚皮底下一空的嘉德罗斯也醒了过来,带着倒刺的舌头舔着金毛茸茸的长耳朵。

“唔……别舔,都是你的口水了。”金把两只长耳朵捧到面前用脸蹭着,鼻尖都是嘉德罗斯的气味。

“反正你整只兔都是我的了,我舔几下怎么了,再说了,你身上都是我的气味不好吗,渣渣。”有了他的气味就代表是他的兔,还有谁敢欺负他。

有人敢他嘉德罗斯第一个打爆他的头。

“可是你舌头上的倒刺很扎唉,你又不是不知道。”金化作人性,穿着兔毛变成的衣服,趴在嘉德罗斯的虎躯上捏着他的大肉垫玩,顺便扯扯肉垫里的毛毛“嘉德罗斯你是不是该剪脚毛了?”

顺着少年光滑的手臂舔过之后,再慢悠悠的整理着自己的毛发“我舔你的时候又没有把倒刺竖起来,不过脚毛应该是改剪了,一会你帮我剪一下。”

他要是舔的时候真的把倒刺竖起来了的话,能把金的一层皮给舔下来。

“好,一会帮你剪。”

把专用的剪子翻出来,兔儿少年抱着老虎的爪子,耐心的把肉垫缝隙中的毛毛剪掉。

嘉德罗斯趁着金给他剪毛的时候,扭着脖子贴着金嗅嗅,伸着舌头从后颈舔着,惹得金忍不住缩起脖子。

“嘉德罗斯……别舔……别舔……痒……”

嘉德罗斯舔的有越来越过分的趋势,把金气的伸手一把捏住嘉德罗斯的舌头。

“嗷……?!”渣渣你干什么,松手!

“你还舔个没完没了了!平时床上舔的还不够吗!”喊完金才意识到自己喊了什么,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咳,不是……”

嘉德罗斯虽然舌头还被他抓着,但促狭的目光看的金脸红。

他刚刚在胡说什么啊。

趁着金害羞手上松了力道,嘉德罗斯趁机把舌头出来,化成人形贴近金“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去‘床上’舔你?”

“不是这个意思!”金羞得那自己的两个兔子耳朵遮住脸。

嘉德罗斯乐的不行,身后的尾巴一甩,缠上金的腰“是吗?那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勾引我吗?”

“我哪里勾引你了?你不要胡说八道!”金瞪了他一眼。

“表现得这么可爱不是勾引我那是什么?”嘉德罗斯凑上去,用鼻尖贴着他蹭蹭“真想吃了你。”

“拜托,我可爱和我勾引你有关系吗,不要无理取闹。”

“行吧,随你怎么说。”嘉德罗斯调整了下姿势,躺下来枕在金的腿上。

金也任由他枕着,从一旁摸了个胡萝卜出来咔嚓咔嚓的啃着。

作为一只大猫,嘉德罗斯平时也挺懒的,现在爱人就在旁边,枕头也有,就安心闭眼睡了过去。

金伸手替嘉德罗斯梳理着乱了的发丝,忍不住低头在嘉德罗斯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的起身,红着脸若无其事的啃着胡萝卜,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感受到脸上短短一瞬间柔软的触感,嘉德罗斯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

猫科动物,可是很警觉的呢。

偷亲什么的,可是立刻就会被他发现的哦。

为了不让自己的小爱人脸上的热度再上升一个成次,嘉德罗斯好心的没有揭穿他。

反正占便宜的是自己。

不过,只在他睡觉中亲可不行,等睡醒了后,一定要让金知道,还是在他醒着的时候亲他比较好,毕竟,那样才好做一些‘事情’啊。

非人那边怎么就没有人吃银鹏呢,tag里一点粮都没有,我为什么又吃上了奇怪的cp,又要割腿肉了吗,我心好痛

那个,今天我生日,都懂我意思吗,我想要生日祝福(巨大声bb)

【第五人格】【地窖x大门】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把这个cp写出来给你们品品,就算文笔渣我也要写。

太好吃了但好像全世界就我一个人在吃这种邪教cp,不行我一定要拉几个人和我一起吃。

地窖攻x大门受

“杰克又在佛系了。”大门自言自语到,听见五台机被打开之后的警报声,慢悠悠的都把密码器掏出来等着求生者过来输密码,然后他才能把有传送功能的布展开让求生者离开对战场地。

嗯,另一边要扔个密码器吗,毕竟要有两个大门,他还是很敬业的。

至于地窖那个小可爱,估计还在哪个角落猫着睡觉呢。

不过,自己好像不用去另一个地方放密码器了,杰克和四个求生者都过来这个门了。

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笑容,把密码器递给过来开门的空军“玛尔塔小姐,请吧。”

“多谢先生了。”把密码器接过来,按着上面的按键输入密码。

其实密码无非就是那么几组数字打乱,很好记的,他们这种资格久的求生者都能把密码背下来,每局光靠猜都能知道是什么密码,可惜不解完五台机器大门先生不会给他们密码器让他们输入密码,然后给他们开启大门。

“地窖先生呢?”输入密码的同时玛尔塔好奇的问了一句,毕竟这对小情侣可是经常黏在一起。

“在地窖刷新点趴着睡觉吧,你也知道的,除非你们都出门或者只剩一人,不然乌鸦并不会去叫醒他的。”大门宠溺的笑笑。

“也是,那我就快点输完密码和特蕾西她们赶紧出去,好让你们多休息一会。”

“好人。”大门对她竖起一个大拇指。

门开了之后玛尔塔就先行出去了,没多久特蕾西也出去了,杰克去把拆椅子刷分的艾玛抓过来强行丢了出去然后去找不知道在哪的奈布先生。

大门等了一会才看见奈布过来。

来吧雇佣兵小先生,你出了这个大门这局对战就结束了,我就可以去找我家地窖腻歪了。

大门期待的小眼神都投过去了却看见奈布在门口转了一圈就走了。

嗯?

奈布你去哪,快出门啊喂!

“地窖先生?”

“嗯?是奈布啊,你要从我这里出去吗?”刚被只剩一人才会过来叫他的乌鸦吵醒,地窖还有些犯困。

“是的,只要再从地窖先生这里逃脱一次,就可以拿到地窖逃脱两百次的成就了,所以麻烦地窖先生了。”

“唉?原来你都从我这里走了这么多次了啊。”地窖拉开衣服把逃脱的传送道具拿出来“你走吧。”

“谢谢地窖先生。”奈布把手放上去,就直接被传送走了。

求生者胜利,监管者一败涂地。

“地窖!奈布是不是从你那边走啦?”大门扑过去靠在地窖身上,头搁在地窖的肩膀上。

“是啊,怎么了。”地窖把手伸上去顺着大门柔软的发丝揉揉。

“他总是从你那边走干什么,我才是大门啊,他在对战中见你的次数都比我见你还要多了。”大门气的咬住地窖肩膀处的衣物。

“怎么,吃醋啦?”地窖动动身子,“别咬衣服。”

转过身来,地窖捧着大门的脸在他额头亲了一口“乖啦,我最喜欢你了。”

“喜欢我就对了。”

“走啦走啦,回房间,下一局是裘克他们的场次,除非是威廉他们那种皮皇,不然能开我的门的不多,你可以折腾我狠一点。”大门拉着地窖的手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啊……你不要勾引我啊,会忍不住把你弄伤的。”

大门冲地窖抛了一个媚眼,并说道“地窖想让我受伤的话,是可以的,用道具也可以的哦。”

我的腿肉真的好难吃啊,但不割又没粮吃……唉

【黑金罗】【还债13/210篇】女装

黑金x罗德烈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文笔?不存在的

有女装元素

设定两人已交往

励志发展黑金的各个cp

黑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罗德烈身体组合好和身体没组合的时候完全就像两个人。

身体组合好那就是个优雅高贵气质好的王子。

身体没组合的时候就有点,嗯……啰嗦。

“黑金!你看见我的手的部件放哪了吗?”只剩一个头的罗德烈费劲的一蹦一蹦的往坐在沙发上的黑金旁边凑。

“在床头放着,下次别乱扔。”黑金把他抱起来,搁在腿上。

就算是在爱人的腿上罗德烈也不老实,滚碌碌的乱滚想下地,把黑金烦的抱着他的头晃“你就不能安分一会吗!”

“唔……黑……黑金,别……别晃……晕……”

“晕就乖一点。”

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点,趁黑金不注意滚下腿,自己滚去床头去接自己的手。

他本来是准备拿一下送过来放在门口的快递,他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能让黑金帮他拿,毕竟要给黑金一个惊喜。

而这个奇怪的东西,就是女装。

妙啊.jpg

当然不是他穿,是给黑金的。

“你干什么去?”黑金看着接上了手和身子的零件的罗德烈往外走,就问了一句。

“去拿一下快递。”

……

黑金黑着脸看着满脸求表扬的举着裙子把裙子的全貌展现在他面前的罗德烈,气的咬牙切齿“这就是你买的快递?我没看着你的时候你都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好看吗?

“再好看我也不会穿的!”

“就穿一次!”

“那也不行!”

……

后面黑金还是被硬哄着穿上了,扯着裙摆满脸不自在“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脱啊。”

“过一会,让我多看几眼。”黑金真的好看,突然感觉自己有反攻的希望。

不你没有的。

“你那什么眼神。”

“没什么眼神啊就是欣赏一下你。”

黑金把他剩下的零件都翻出来“你快把零件都接上,变回那个王子人设吧,求你。”

零件一接近罗德烈就自动接了上去,恢复的罗德烈想起自己都干了什么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好羞耻。

他为什么要给恋人买女装。

虽然真的很好看。

但是,恢复了人形感觉要被罚了,不像是只有零件的时候黑金不舍得罚。

“这些衣服你倒是是从哪买的?”罗德烈平时也不像是会观察这种东西的人,而且这些裙子审美还挺好。

回想了一下脑部零件储存的网聊记忆“是凯莉给我介绍的店。”

还是一连介绍了好几家。

“凯莉啊,那就不奇怪了。”

“黑金,你不打算把衣服脱了吗?”扯扯他的裙摆。

“啊……你不是想看吗就多给你看一会,反正一会都是要罚你的。”

“这次罚什么。”

“嗯……试一次橙其?”